接下来辅导员就开始说废话了

By admin in 古典文学 on 2019年11月27日

接下来辅导员就开始说废话了。晚饭后,我们四个和那大伯坐在门槛上,听着大自然的奏鸣曲聊天。我恭敬地给大伯发了一根烟,毕竟接下来的日子就靠他了,万一惹他生气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。他告诉我们,他姓杨,以后我们叫他杨叔就行,其实他今年才三十四岁而已。我们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佝偻的老人,林轩逸没忍住,说:“哥,你逗我吧?,你看起来都快五十了。”杨叔呵呵地笑了起来,狗哥看见林轩逸又开始瞎说话,拍了下他的脑袋,说:“你懂个屁啊,别瞎说。”

一路无话,我和其他人来到村子的一处角落,领队的阿伯指了指眼前黑漆漆的小房子,说:以后你们就和我一起住这吧!有啥问题都来问我。”我们走进屋子,里面分为三个部分,左边是一间小小的厕所,中间也就是进门处是厨房和饭厅,右边就是集体宿舍了,一个大炕。

接下来辅导员就开始说废话了。“小朋友,你在找我吗?”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,我艰难地扭过头,看见杨叔拿着把斧头,眼神贪婪地看着我。

俄罗斯贵宾会,我们又随便聊了聊,睡意越来越浓,看看时间居然才九点半,无奈这里没有无线也没有电视,我们四个便钻进炕上,窗户外不时吹着凉爽清新的风,迷迷糊糊地…漆黑包围了我,我沉入梦乡。

接下来,辅导员吹起了集合哨,将我们所有人根据宿舍分组,基本都是四人一组。为每个组分配了不同的大叔或者大妈,大叔大妈负责我们的日常起居和饮食。接下来辅导员就开始说废话了,比如不要私自行动啊,不要去河里游泳之类的。在会议结束前,辅导员清了清嗓子,严肃地扫视过每一个人说:“后一条,晚上十点后禁止外出。解散!”

校车向我们身后驶去,掀起一阵风尘。我看着眼前,压抑笼罩在毫无生气的村子上空,每座房屋都是由漆黑的木头建筑而成,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屋子吹散。我期待的乡村爱情故事梦破裂,我偷偷叫上狗哥,林逸轩和峥峥走到辅导员视野之外的一个小屋背后。这村子估计连小卖部都没,幸好哥准备了足够的“粮食”。

夜里,我被一阵急促的尿意憋醒,感觉裤裆里挂着个随时会漏的水袋,我赶忙向厕所走去。我走得很快,一个不小心踢到什么似的,那东西软绵绵的,我无心理会,站在茅坑前开闸放水足足尿了十几秒。拉完我提起裤子便往回走,却愈发觉得步伐沉重,低头一看。一个滑溜溜的东西“粘”在我的小腿上,那东西像个人,它抬起头,双眼空洞,裂开的眼角不时溢出深红色液体,它“呜哇呜哇”地叫了起来,那声音像极了在哭泣的婴儿。我只觉头皮发麻,胃里翻江倒海,腿开始打颤。我抬起腿用力一甩,那东西被我甩了出去。顾不得它会不会回来,我冲进卧室,正想向杨叔求救。却发现,炕上只有三个人。

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,坐下电脑桌前玩游戏的峥峥摘下耳机,愤怒地看着林轩逸,厕所也传来了杨崇的叫骂声。我艰难地坐起身,拿起床头的手机,睁大眼睛看了看:为了响应贯彻我校的吃苦精神,经校董事会决定。下周一开始,我校全体大一新生每班依次至永升村进行知青改造十天,除特殊情况外,请每位同学务必积极参与。

那是一个慵懒的下午,我躺在宿舍的床上昏昏欲睡。恍惚间,阳光透过窗户射在我的脸上,让我觉得暖洋洋的。我睡眼惺忪地望了望窗外,一切都显得那么惬意,祥和。突然,睡在对面的林轩逸从床上跳了下来,手里抓着手机,喊着:“你们快看我们的班群!要死了要死了…”

我明白为什么林逸轩为什么那么激动了,我三步作两步,快速地爬下床。狗哥从厕所走出来,传来阵阵恶臭。我点上一根烟,吸了一口,非常装逼地说:“兄弟们,咱们的好日子到头了,还有两天好好享受吧。”突然,天空中飘来一片片乌乌云,遮住了天空,几道闪电划空而过,哗哗哗……下雨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
Copyright @ 2010-2020 俄罗斯贵宾会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