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妇开口了

By admin in 古典文学 on 2020年2月3日

二狗子问道:“大婶,你是谁?从哪里来?”女人抬起头来,看了看他,什么也没说。二狗子明白她一定是疯子,就赶紧把族长李大爷找来了。李大爷带了一帮人来,到底他老人家见识广,一眼就看出女人疯了,说:“疯子也是条人命,二狗子,你把她留下来当老娘照顾,有什么困难就对我说。”想了想又说:“没名没姓的不好叫,以后就叫她疯妇吧!”二狗子双亲早就死了,是村里人养大的他,听了这话,当下就点头答应了。

疯妇开口了。张帆张了张嘴巴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疯妇冷笑着转过身子,和二狗子一起回到屋里去了。二狗子透过窗户,看到张帆站在那里愣愣地发着呆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二狗子本来以为他会跟进来的,但张帆呆了片刻,却还是走了。二狗子回过头来,这才发现疯妇的眼泪流了出来。又想到她刚才的举动,根本就不像个疯子。疯妇看出了他的惊讶,叹了叹气说:“你一定很奇怪吧,我为什么不是疯子。是的,我没有疯,只是心死了。”

疯妇开口了。疯妇开口了。二狗子是个厚道人,这以后就真的把疯妇当成老娘伺候了。二狗子穷,但再穷他也让疯妇吃得好住得好。几个月下来,疯妇似乎也习惯了他的照顾,一时见不到他,就“啊啊”地四处找。

这天,二狗子做完农活回来,看到疯妇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。二狗子忙上前扶起她,虽然明知她不会说话,却还是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二狗子虽然没读过书,没进过城,可自小就听过村里老人说书,什么岳飞传三国志等等,立即就明白,村里来强盗了。再一看四周那些拿着枪的兵们,他们穿的衣服可不就是跟牛屎一样吗,突然就明白了疯妇所说的“牛屎在走路了”的意思了。当下忍不住地“扑哧”一声笑了起来。

二狗子一早出门,看到门口坐着一个女人。这个女人四五十岁的样子,目光呆滞,头发蓬乱,傻傻地坐在那里,见到他来也不开口。李二狗以为是逃荒的,一看她穿得又不像,虽然脏乱不堪,可也是绸缎的面料,这种衣服在乡下只有地主才能穿得起。

俄罗斯贵宾会,一个人中留着一小点胡子、好像是当官模样的人正在训话。明明是人,可是二狗子一点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,叽哩咕噜的。当官的说完话后,向旁边一个拿着大白扇子的人点了点头。拿大白扇子的总算说出了人话来:“刚才佐木太君说了,大日本皇军进入村子,是为了大东亚和平来的。所以大家要把家里的粮食和牲口统统地交出来,否则的话,别怪皇军无情!”

佐木猛地抬起头来,将手中的刀直指二狗子,顿时就有两个鬼子把二狗子拖了出来,狠狠一甩,二狗子顿时就趴在了地上。刚要起身,脖子上被什么东西压住了,原来是佐木的指挥刀。佐木的鼻子都歪了,操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:“你的,皇军在训话,你的却笑,良心大大的坏了。死啦死啦的!”

张帆是她的独子,留学到日本后,回来在县城里做了政府文员。没想到鬼子一来,他就投靠鬼子当了翻译官。她常听说鬼子的残暴,却没想到儿子却助纣为虐,反过来杀害中国人。一时心灰意冷,离开了家。一路上懵懵懂懂的,不知怎么的就来到了二狗子的家。好在二狗子收留了她。相对于张帆来说,二狗子虽然穷,可跟他在一起,远比张帆快乐。她说:“鬼子进村向来就没有好事,也许我们都会死的。你怕不怕?”二狗子说:“你都不怕,我怕个啥!”疯妇点点头说:“好,我们娘儿俩就死在一起!”

但是谁也没想到,鬼子当夜就走了。

疯妇和二狗子顿时就哭了起来……

几个月后,又是一群部队来了。他们自称“八路军”,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。其中一个当官的找到疯妇,把一件玉佩交给她。疯妇认得这是张帆三岁生日时自己送给他的礼物,他一直带着,她不解地看着那人。那人闭上眼睛,沉痛地告诉他,张帆同志已经牺牲了。他其实是共产党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党员,因为身分特殊,连自己的母亲也不能告诉。他带着鬼子进入了八路军的埋伏圈里,鬼子们全军覆没,他也身受重伤,弥留之际,他告诉他们说:“转告我娘,我没有对不起她,更没有对不起中国人!”

这时,疯妇开口了,说:“牛屎在走路了。”

二狗子心里一凉,自己这就完了?眼看着那指挥刀高高地举起来,他两眼一闭,等了半天却没感觉痛,睁开眼一看,原来是那拿大白扇子的人拦住了佐木,正和他嘀咕着呢。佐木恨恨地收起刀子。拿扇子的那人对二狗子说:“还不快谢谢皇军,要不是皇军刚来,想和大家建立良好关系,你的脑袋就要掉下来了!”二狗子在心里狠狠地“呸”了一声。

突然听到背后有声音,回过头一看,竟是那个拿大白扇子的人。二狗子警惕地站起来。那人却看也不看他,只把目光投向疯妇,他的嘴唇哆嗦着,突然“扑通”一声跪下来,叫道:“娘啊,你怎么到这来了?我找你找得好苦啊!”二狗子一愣,疯妇竟然是他的娘!

但疯妇却像没有听到这话一样,回过头来,对二狗子说:“孩子,走,我们回屋里去!”那人追上来道:“娘,我是有苦衷的。”疯妇回过头来,说:“张帆,你投靠鬼子,杀害中国人,你还有什么苦衷?你说,我听着呢!”

二狗子吓了一大跳,这可是几个月来头一次听到她说话,原先还以为她不仅疯而且还哑呢。但“牛屎在走路了”是什么意思?问她,她却还是不停地嘀咕着这句话。二狗子觉得疯妇现在这样子就像村里的巫师在说神秘的话,有点害怕了,忙又去找李大爷。路过村口的时候,他被一群穿着土黄色的兵拿住了。他们把他推到村口的打谷场上,发现村里大部分人都在。

二狗子就像再次获得生命一样,庆幸万分地回到家中。疯妇还坐在地上,抬头看了看他,冷静地说:“我儿子来了。”二狗子鼻子一酸,说:“娘啊,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
Copyright @ 2010-2020 俄罗斯贵宾会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