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眼神在离音和骆尘看似拔剑弩张的脸上扫视

By admin in 古典文学 on 2020年2月3日

大漠孤雁袭风而过,掀起惊涛骇浪,蓝红白影三人交错,白衣女子持剑而立,长剑出鞘快如电雷,直指红杉男子,清丽出尘的脸上多了千年寒冰的霜冻之声:"夜殇,受死吧!"

"离音,有我在的一天,你就不能杀他。"蓝衫男子的剑锋抵在了离音雪白的颈部,而红衣夜殇却是一脸无谓淡然,他的眼神在离音和骆尘看似拔剑弩张的脸上扫视,忽然仰天长啸"我该死吗?我该死啊!啊!"只见夜殇的头发瞬间袭白,口中喷出的血,溅了离音一身,那鲜血染红在离音胸口落下的红梅飞舞。

他的眼神在离音和骆尘看似拔剑弩张的脸上扫视。夜殇,魔域之主,却有着和身份极不相符的儒雅俊逸,平日里的脸带和煦,任谁都很难把他跟江湖上人称嗜血魔头的人联系到一起。

他的眼神在离音和骆尘看似拔剑弩张的脸上扫视。骆尘,魔域第一杀手,冷,极冷的死亡气息却总能从他身上散发,令人难以靠近,他,就是为保护夜殇而活着的。

他的眼神在离音和骆尘看似拔剑弩张的脸上扫视。离音,长年居于幽谷,不问俗世,却为了世上唯一的亲人,挚爱的妹妹,而涉足江湖,清雅脱俗,淡若雏菊的她,从未想过自己将会有一段纠缠与世的殇然。

江湖三年一次的武林盟主推选,一直以来是江湖人所期待的盛事。江湖各大门派早已准备好,三年磨剑,等一日。这一次,似乎每一个参与者都报以翘首以盼的势在必得。因为,这一次,赢的不仅仅是盟主,还有前任盟主的千金,江湖第一美人,林千儿。说起林千儿,传闻中是前任盟主林卓的独女,从未出阁,却已经美名远播。今日,有多少人也是为了一睹芳容而来。

台上,崆峒派和眉山派的掌门正比武中,招招硬,招招软,硬软相抵。刀剑无影,全凭矫健伸手,明显的,眉山派女掌门力不从心,气输崆峒派掌门,随着一声哈气,崆峒派拿下一局。

"让我来!"这一声,却是来自于一个癞头的粗鲁汉子,大家定睛一看,不正是江南怪吗?这怪人一上来,连胜几局,且招式歹毒,很快就独得以一筹。当下面的人全都为林千儿表示一阵哀叹的时候,忽然,一身白袍的男子从天飘然而下。

"李南风。"原来是青城山庄的少庄主,十三岁便开始名震江湖,但不问江湖事,这一次怎会出庄,想必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。李南风先行抱拳做揖,随即亮出青城十三式,将癞头怪震出擂台。

"哇,美人啊。"人群中万千呼喊去,放眼望去,一粉衣女子,明艳动人地出现在众人眼前,颦颦婷俏笑伊人,李南风眼中闪过一丝惊艳,随即儒雅地像款款走来的女子微笑做礼。

他的眼神在离音和骆尘看似拔剑弩张的脸上扫视。"今日小女将许配给李少侠"

随着红衣男子瞬间出现在大家眼前,让在场的每个人到抽了口凉气,鸦雀无声,夜殇的出现,给这场武林盛事带来了一丝肃杀的气息,而夜殇本人却不以为然,嘴角挂起坏笑"谁人不爱花,任我来采拮。"话音刚落,已近运气而出招,看似绵绵,却招招致命,李南风本能地回击,好歹也是一等一的高手,但终挨上一掌,顿时口吐鲜血。

"跟我走吧。"夜殇的手托起了林千儿的下颚,林千儿闭上眼睛,不愿去看武林魔头。

"千儿。"一声女子的轻柔焦躁声响起,轻纱白衣,肌如胜雪,盈盈一水间,默默凝眉,飞身落入擂台,蜻蜓点水般仙女下凡尘,站在林千儿和夜殇中间,忽然眼神清冷扫过夜殇和林卓"不许动千儿。"

夜殇充满深邃的眼,盯着离音娇美的脸千,似乎两人都在无形间出招,谁都来不及看谁出的什么招式,后看见的是女子白纱出手,夜殇被阻隔在白纱之外,离音面对着千儿正想说些什么,却见林千儿一阵瘫软倒地。

"你对她下毒了?"离音直盯着林卓,双手已经搭上林千儿的脉,十分焦虑"解药呢?"

"你终于出现了。"林卓的脸上充满算计的味道,也许别人不知道,但离音不可能不知道,林卓就像当年没有放过可怜的娘亲一样,不会放过她跟千儿两个人,哪怕是自己的女儿却也难逃被利用的境地,这就是她十八年来为什么一直不愿让妹妹出谷的原因,没想到林千儿还是为了所谓瞎想的父爱,即将成为男人江湖中的牺牲品。

"我赢了这场比试,所以你的女儿我带走了。"夜殇趁着离音不防备,一把揽住林千儿,飞身而去前对着离音留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"魔域,等着你。"

离音紧随其后,追赶着夜殇的脚步而去,擂台上剩下的林卓却是一点也不担心,他嘴角的邪恶,出卖了他内心的阴谋,看李南风十分气愤的脸,他就知道,从此,江湖会跟魔域势不两立,敌对到底,同样,自己的宏图霸业势必很快会到来。

"离梦,你看到了吗?自古红颜多祸水。女儿,也会做的和你一样好。"

离音的轻功本来是一等一的,但是现在被蓝衫男子拦住了去路,这让离音不得不放慢脚步,与骆尘打斗起来,而魔域这边,夜殇正帮林千儿运功疗伤。

骆尘在和离音交手的过程中,很明显感觉到自己出现的气息不稳。忽然胸口一闷,一口紫红色的鲜血吐出来,在离音来不及反应时缓缓倒下,离音的眉宇皱了起来。

夜半风兮兮,月无声,离音趁夜,悄然潜入了魔域夜殇的住处,透过窗户,月光黯淡中,夜殇的全身突然血脉逆流,虽然感觉到有人潜入,但无法阻挡。离音慢慢靠近,忽然间蹙眉"你把千儿怎么样了?"

夜殇的不回答换来了离音的出招,还未出招,夜殇却瘫倒下来,离音快步上前,发现夜殇身上有跟林千儿一样的毒,正不名所以,林千儿忽然出现大叫道"姐姐,他是为了我才这样的,你要救他。"

果然,离音想着,看见林千儿一脸担忧,仿佛能知道些什么,忽然信誓旦旦保证道"好。"

一路上虽风轻云淡地小不疾走,但仍能感觉到身后的异样,离音不觉停下脚步,顿声清冷道"你,跟着我干什么?"

骆尘淡定地回答,让离音无从找茬,毕竟,路大路朝天,各自走,她管不着。其实,骆尘此番紧随是受到夜殇的指示,当然他也很担心夜殇的毒,也不知道离音究竟想什么方法来救夜殇。

极度寒冷之地果真是冰雪厚重,骆尘和离音虽是习武之人,但也倍感吃力,运功抵寒的同时,还需小心疾走。因为,离音好心的说了句"这里有冰兽出没,会伤人,为了找到解药,只有小心行事。

在离音眼睛一亮准备采摘仙龙草时,忽然出现的庞然大物,抖落冰地撕裂,骆尘拉着离音飞快离开,在雪球崩塌的刹那,离音看着将她护在怀中的骆尘,心,莫名颤动。

回到魔域,林千儿梨花带雨扑来,离音按照她的意思,先救治夜殇,奄奄一息的夜殇忍受着毒的折磨,在昏迷中忽然感受到来自体外的暖流,顿觉一阵舒心的同时,看到离音满头大汗救治自己,免不了内心一阵触动。

这几日,离音受了妹妹林千儿和夜殇的盛情,暂时留在魔域,常与骆尘见面,相视会心一笑,倒也增进不少情感。

林千儿死了,离音在看到林千儿冰冷的躯体是在烟花绚烂的晨曦。离音看到了林千儿留的遗书,她爱夜殇,夜殇不爱她,夜殇爱上了别人,那个别人,是姐姐离音。

林千儿设计与夜殇一夜温存之后,夜殇依旧无法娶林千儿过门,林千儿何等骄傲,不惜以死,来刺激了离音护妹心切的报仇。

大漠萧萧,风土红尘,如此间,离音持剑直指出夜殇,骆尘的剑已出鞘,挡在夜殇面前,只因夜殇对他有救命之恩。

"你当真是要我死啊!"夜殇终究也是过不了自己心中的情关,当那第一次惊鸿一瞥的悸动,就已经足够让离音住进他心里,却未曾想过如此番结局。

"你走吧,我们至此永不相见。"也许,这是她跟骆尘好的结局。

江湖上再也没了所谓的魔域魔教,林卓成为了整个江湖的霸主,当然,谁都不知道他究竟用什么方法灭了魔域,只知道,他言出必行,除去魔域,令人信服。

离音累了,多少年抵不过一字情伤人,也许,她从此居于谷中,再不涉及尘世。

遍地莲花独生怜,清谷幽幽抚琴音,往事如烟风轻扬,千古一殇破红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
Copyright @ 2010-2020 俄罗斯贵宾会 版权所有